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

459浏览 分类:Z品生活 2020-07-13

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纪录片Trial and Error记下8.12机场集会,当时「6点清场」信息满天飞,及后民众陆续离开,在马路步行;「队尾」青年向接不了人的义载司机道谢。(影片撷图)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经历散水争议及围内地男事件后,8月14日机场仍见示威市民留守、「道歉」行动,冀再度凝聚民心。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8月13日机场示威者包围环球时报记者,「向香港警察致敬」专页指香港传媒完全没有报道(zero coverage),并以翌日出版报章头版图片为证,求验传媒列举各报章报道连结反驳,亦提醒「头版不大字标题不代表没有报道」。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「Old Rumour is so... 循环再用」,8月6日「求验」发帖为近日再传警察受伤的图片澄清,有人发布消息称「恐怖分子用腐蚀性液体攻击警员」,附上图片为证,但照片实为电视剧特技化妆,在2014年10月已成为谣言疯传,「求验」找回当年报道就轻鬆击破。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无定向学堂:「走啊!血洗机场」 谣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

「紧急!!!老闆嘅警司朋友爆出黎,机场係个局!机场完全无得走,警察一停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就全世界都走唔到!兄弟快走!Be water!」8‧12机场集会那一天,你有散水吗?你听到过什幺消息?机铁已停、血洗机场还是机场熄灯停Wi-Fi?谣言真的止于智者吗?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就说,即使当时她跟记者在现场,虽已是比较掌握资讯的人,亦未必分得清真假。谣言的威力不在于假,而在于不知真假。

社会学家:官方带头搞谣言 香港以社媒反击

事隔数天,「散水L」的争论还是没完没了,有人会说,事后就知机铁根本没有在下午6时停运;亦有人说,或许警察真的会围封机场,人散去了,只遗下一个迷思。到翌日又出现新讨论,到底「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被围」事件,是不是中共写好的剧本?

关注农民工议题的潘毅教授指出内地工厂常见的谣言,「资方想分解工会,就会造谣已收买工会主席,给了他10万元,内地普通工厂员工以千计,这会引起工人对工会产生很多怀疑」。她说作为惯常控制社会行为的手段,谣言作用有二,一是製造恐惧,二是分化。「你不知道谣言从何而来,亦追溯不到来源,而谣言最终想达到什幺目的,亦有其含糊性,含糊会製造不必要的恐惧,并不需要拿枪指住你。」

内地2015年修订刑法,造谣最高可囚7年,範围包括「编造虚假的险情、疫情、灾情、警情,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,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,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」,但潘毅认为,这不代表中国政府有意处理谣言问题,「因为它自己带头搞谣言,维权律师或维权人士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,就可以用此入罪。法律是恐吓作用,都是社会控制手段」。而内地比香港情况更恶劣,「因为资讯控制得严,流通很有局限,当有人想反驳,渠道却被截断,谣言的散布就只有一个方向。」她举例央视早前报道示威少女派钱,社交媒体立即澄清否定,「香港始终有民间社会,今次媒体都发挥到公民社会的功能,这比中国大陆的情况好些」。

弱势抗争者可以谣言作抗议?

谣言一定是假的吗?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2009年在中大及浸大合办的学术期刊《传播与社会学刊》,曾刊登论文提出一个分析谣言的新角度,就是「谣言常常作为一种社会抗议而出现」,论文引述Rumors: Uses, interpretations, and images作者Jean-Noël Kapferer之言:「谣言并不一定是『虚假』的;相反,它必定是非官方的。它怀疑官方的事实,于是旁敲侧击,而且有时就从反面提出其他事实。这就是大众媒介未能消除谣言的原因。」也就是说,谣言虽有由上而下作管控作用的面向,亦反映由下而上对抗当权者的社会现象。

胡泳在文中以内地事件为例,指出弱势的反抗群体会借谣言加强抗争诉求:2007年厦门人抗议PX化工项目,手机短讯广传项目「意味着厦门全岛放了一颗原子弹,厦门人民以后的生活将在白血病、畸形儿中度过」,并呼吁游行。《厦门日报》及《厦门晚报》当时刊文称短讯是「谣言」,称有「骯髒的手在操纵」。胡泳在论文指官方已建立一套说法,经常定性事情是「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在煽动」。厦门事件最终结果,是年底PX项目确定迁址。

胡泳的论文不着眼讨论谣言的真假,他从7个研究谣言学者所写的定义中,归纳出谣言有几个特性:谣言赋予与现实有关的某人、某事或某个条件一些新的因素;口传且未经证实;谣言为了使人相信。

回想机场集会的一天,有多少亲友焦急地告诉你各种信息,求你务必退场?他们传给你什幺令你开始起疑?「证据」有机场员工工作证、港铁车长工作证的信息?亦可能某某的「一手」消息?这些元素都令谣言更可信。

公权机关失信

而为什幺警方清场的信息会传得快?可以对照胡泳在论文中的解释:「在缺乏信息自由的社会裏,谣言这种媒介成长得最好。政府愈是经常掩盖和操纵信息,谣言的力量也就愈大。这种不受控制的现象意味着审查制度的无效,它揭开秘密和找到被掩盖的事实,表达被统治者的缄默愿望,给无声者以声音,告诉政府民众和国家之间横亘着一条公信力鸿沟。」他指出内地网络谣言背后有一个「群体共识」,是「公权机关长期的所作所为让公众产生了不安全感……公众下意识地将公权机关的代表看做是为政不仁、滥用权力、惯于隐瞒真相的暴力实施者,而普通百姓则沦为被欺凌、被侮辱、被侵害的弱势者。」回看香港,有机场集会参与者说,「血洗机场」之所以有人信,是因为前一天警察的行动,让人相信「警察咩事都做得出」。

谣言与道德

价值观

谣言是否有可能带来好的结果?潘教授说「我看不到,自己也反对,不论最后是否想带出好效果,可能想有一个好的动机,但由于用假的信息去处理,始终是假,价值观上都不应容许其存在」。

「以假打假」

身处机场,网速不顺畅,资讯极其混乱,如何看清谣言?潘毅称「在那样的情况,你跟我在场都未必能判断消息的真假」。但在早前连登发起的「长辈图」反攻行动中,亦有「以假打假」的策略,用谣言对抗谣言,潘毅认为不是好方法:「不应该鼓励,要反抗谣言应该说真话,而不是製造假的谣言,令社会进入混乱和缺乏信任的状态。如果抗争、搞社会运动是想改善社会,不守基本价值观的话,如何说服人支持你是为了改善社会?」她说「在社运裏判断什幺是谣言、什幺是真实信息不容易,要靠经验累积」,另外谣言最有效是首一两次使用,说得多「狼来了」就不攻自破,「中国政府每逢维权就说是境外势力,这在一定程度上是谣言,或不準确的事实,用得多就唔理你,反正我一维权你就说我是境外势力,这个谣言的效力就没有了。」

求验:网民现「炒车」会澄清

facebook专页「求验传媒」近日为破谣言亦打了多场硬仗,仔细看他们的帖文,除了找出真相,有时亦并非证实真假,而是指出报道或消息没有可靠来源,提醒公众不应尽信或传播,问团队会否有些谣言即使澄清了仍不能遏止它广泛传播,他们说「狂澜总是无力挽」,「因为谣言扩散的平台多、速度快,我们也不可能知道谁已经被骗,而被骗了的也不一定知道有求验传媒的存在」。但他们努力为事实留下一个纪录资料库,「让有心寻找真相的人,随时可以找到」。

成立6年间,「求验传媒」亦见证了网民的改变,「很多网民『炒车』(错误发放谣言)后,都会主动澄清,这是令人振奋的」,「散播不实信息(包括谣言及传闻)的后果很深远,也会影响大众对事实的判断。既然造谣言者是刻意玩弄大家,大家必须拒绝就範,否则就会成为散播谣言的帮兇,也会令造谣者变本加厉」。

两类查证

1. 一些已经传过的谣言,例如近期香港电视的「殭尸警察」谣传为受伤警察,或者一些声称「传媒无报」但其实传媒是有报道的,很容易查证

2. 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搜集资料、图片,例如最近示威者身上究竟有没有荧光棒的图、《点新闻》把片段移花接木等

求验之心得

1. 我们必须要有第三方的公开资讯作为理据,才会出帖。因此,我们每天都会面对很多「无法证实」的个案,例如某人是否做了某些事、某谣言是否真的、这图是否改图等,如果该等事情是没有第三方资讯佐证,我们都是「无法证实」

2. 对散播谣言者问责:如果有亲友向你散播谣言,大家应该把澄清谣言的资料发回给他们,让他们知道自己被骗

3. 如果大家接触到没有证据的传闻,不要轻易散播,也可以问发出的人,他们的资料来源是什幺,因为很多所谓的「真人真事」根本并非他们的真人真事,而最近很多声称「Fact Checked」的资讯,根本就没有提供任何证据,这些都要留意

文//曾晓玲编辑 // 何敏慧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